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佛渡有缘的博客 博客内容*仅供参考

本博客内容,仅供参考,真修实证者请在明师指点下修证,切记 切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正确理解《传心法要》的若干说法  

2015-06-02 17:04:2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本文转自网络,仅供参考

黄檗禅师的《传心法要》分上下二卷,上卷收《钟陵录》、下卷收《宛陵录》。卷首有裴休序.本书刊布以来,为各种版本大藏经收录,流通甚广,是中国禅宗史上的一部重要典籍,是佛教中国化的一座里程碑,也可以说是学佛参禅者必读的经论。

但由于众多读者阅读理解能力的差异,不少人对《传心法要》的法义有着片面的认识,有的甚至是错误的体会。我前段时间和一些禅学爱好者交流,就发现他们当中有些人的见地明显偏颇,且还认为自己是在学习贯彻了黄檗禅师《传心法要》的开示,并把《传心法要》作为他们错解佛法的经典依据。鉴于此,我认为有必要谈谈如何正确理解《传心法要》的若干重要说法。

 

一、         关于“即心是佛”

 

“即心是佛”是《传心法要》主旨,可以说是全文的“本体论”。这个“心”就是如来藏心,黄檗禅师的禅学思想继承了佛教的如来藏思想,并着重结合《楞严经》进行了阐述。

首先是空如来藏,他说:“此心无始已来,不曾生,不曾灭,不青不黄,无形无相。不属有无,不计新旧,非长非短,非大非小,超过一切限量、名言、踪迹、对待。当体便是,动念即差。犹如虚空,无有边际,不可测度。”

其次是不空如来藏,他先从心体的角度说:“空本无空,唯一真法界耳。此灵觉性,无始已来,与虚空同寿”。

这个“心”不仅只是“犹如虚空”的“灵觉性”,更是涵盖万物,包罗大千的,所以黄檗禅师又从“相用”的角度说:“一切色是佛色,一切声是佛声;举著一理,一切理皆然;见一事,见一切事;见一心,见一切心;见一道,见一切道,一切处无不是道;见一尘,十方世界山河大地皆然;见一滴水,即见十方世界一切性水;

又见一切法,即见一切心;一切法本空,心即不无;不无即妙有,有亦不有,不有即有,即真空妙有。既若如是,十方世界,不出我之一心;一切微尘国土,不出我之一念;若然,说什么内之与外,如蜜性甜,一切蜜皆然,不可道这个蜜甜,余底苦也,何处有与么事?

所以道:虚空无内外,法性自尔;虚空无中间,法性自尔;故众生即佛,佛即众生;众生与佛,元同一体;生死涅槃,有为无为,元同一体;世间出世间,乃至六道四生,山河大地,有性无性,亦同一体;言同者,名相亦空,有亦空、无亦空,尽恒沙世界,元是一空”。

总的来说,黄檗禅师对“即心是佛”的论述,准确地演绎了空、不空如来藏的思想,可谓是空有不二,性相一如。这绝不是某些人所理解的,佛性只是空无所有,而将佛性错解为一片孤空;或者只重真谛,排斥俗谛;只重空分,不种明分。

 

二、         关于“无心是道”

 

“无心是道”是《传心法要》的“方法论”。为了让学人准确地体证佛性,而不致错认识神,黄檗禅师说:“此本源清净心,常自圆明遍照,世人不悟,只认见闻觉知为心,为见闻觉知所覆,所以不睹精明本体。但直下无心,本体自现,如大日轮升于虚空,遍照十方更无障碍。”

什么是“无心”呢?须知,这个“无”是“毕竟无”,是不落两元对待的,他说“只教你不作佛见,不落佛边;不作众生见,不落众生边;不作有见,不落有边;不作无见,不落无边;不作凡见,不落凡边;不作圣见,不落圣边;但无诸见,即是无边身;若有见处,即名外道”。

对于将“空见”错解为“无心”者,他说:“若以一切时中,心有常见,即是常见外道。若观一切法空,作空见者,即是断见外道。”以此类推,将“无见”错解为“无心”者,也非黄檗禅师的本意。

遗憾的是,历时至今,都有不少人错解黄檗禅师的说法,将“空见”、“无见”甚至是“压心”错解为“无心”。

也常常总有人以为“一念不生,常默在定”才是“无心”,认为“无心”就不能“起心动念”,一定要“离念”才能见性,根本不懂得“能善分别诸法相,于第一义而不动”、“无分别智分别无穷”、“见色闻声不用聋”才是真正的“无心是道”,所以安察禅师为纠时弊而说“莫谓无心便是道,无心犹隔一重关”。

 

三、关于“见闻觉知”

 

黄檗禅师说:“学道人唯认见闻觉知施为动作,空却见闻觉知,即心路绝无入处,但于见闻觉知处认本心;然本心不属见闻觉知,亦不离见闻觉知;但莫于见闻觉知上起见解,亦莫于见闻觉知上动念,亦莫离见闻觉知觅心,亦莫舍见闻觉知取法;不即不离,不住不著,纵横自在,无非道场。”

有人喜欢拿这段话来质疑其他祖师的“离念灵知”,认为“离念灵知”是属于“见闻觉知”的一种,是意识心,不是佛性。

此类质疑,兹事体大,不可不辨。须知,黄檗禅师说的“见闻觉知”是根尘相对,作意而生的识心,而“离念灵知”则是迥脱根尘,不劳心力的佛性本觉。前者是用,后者是体。所以两者内涵不可混淆搞错。

 

四、关于“三身成就”

 

“三身成就”是佛果功德,见诸佛经,这点是无可质疑的,南阳忠国师说“诸圣皆俱二严,岂拨无因果耶?”

《传心法要》提出的“报化非真佛”这是一期方便之应病与药,目的是为了帮助众生解粘去缚。黄檗禅师说:“若说法身以为极果,此对三贤十圣人言”,后人却错将方便为究竟,执药成病,以为“顿悟一心”便是大事了毕,圆证三身是多事,所以得少辄足,不思进取,可谓自误。关于这一点,我想引用虚云禅师《复屈(映光)居士问法书》作说明:

“承询成佛,究为三身齐现,具足一切神变功德,抑为自心透脱,便算究竟等义,谨以薄识,略叙大概。

论到此事,不无权实修证深浅因果之殊,至如实际理地,本无名言说相,但一法性身,常居法性土,离四句,绝百非,有何开口处?但有言说,都无实义。如世尊掩室,文殊挥剑,净名杜口,丹霞火烧,赵州谓不喜闻,德山以喝,云门以棒,从上佛祖,无非显兹妙义。不过宗门以直捷示人,截断葛藤,故六祖答智通问:“清净法身,汝之性也;圆满报身,汝之智也;千百亿化身,汝之行也。”祖已明示三身四智,神通妙用,不欠丝毫。至于权变方便,说个“佛”字,皆是不得已也。

宗门但论见性,不重禅定解脱。悟心之人,自解做活计,翻转本体做功夫,终日使得十二时辰,是为全性起修,全修在性,善能调熟,不离当生,即证圣果。

六祖曰:“终身不退者,定入圣位。”古云:“顿悟初心,即究竟圆极,寂灭真如。”《宗镜录》:“问:一心成佛之道,还假历地位修证否?答:此无住真心,实不可修,不可证,不可得。非取果,故不可证;非著法,故不可得;非作法,故不可修。若论地位,即在世谛行门,亦不失理。以无位中论其位次,不可决定有无之执。经明‘十地差别,如空中鸟迹',若圆融门,寂灭真如,有何次第?若行布门, 对治习气,升进非无;若得直下无心,量出法界之外,何用更历阶梯?若未顿合无心,一念有异者,直以佛知见治之,究竟成佛果,不可偏执一见,成侗病也。”

昔皓月供奉问长沙岑曰:“天下善知识,证三德涅也未?”岑曰:“大德问果上涅因中涅?”曰:“果上涅。”岑曰:“天下善知识未证,功未齐于诸圣。”曰:“未证何名善知识?”岑曰:“明见佛性,亦名善知识。”问:“未审功齐何道,名证大涅?”岑曰:“摩诃般若照,解脱甚深法,法身寂灭体,三一理圆常。欲识功齐处,此名常寂光。”又问:“如何是因中涅?”岑曰:“大须知见地了彻,直与佛祖把手同行,但得因中涅;其多生炽然之结习,须次第尽,方得超出三界。”

《楞严》云:“理则顿悟,乘悟并销;事非顿除,因次第尽。”惟宗下用功,水到渠成,超证十地等妙,有不期然而然也!阿难尊者云:“不历僧祇获法身。”永嘉云:“证实相,无人法,刹那灭却阿鼻业。”又云:“弹指圆成八万门,刹那灭却三祇劫。”奈何行人,习有轻重,证有深浅不同。在诸大祖师,证与佛齐,人法空,能所寂,烦恼菩提、生死涅、佛魔、凡圣等,悉是假名。经云:“但以假名字,引导于世间。”如伶人舞戏相似;终日吃饭,不曾咬着一粒米;终日穿衣,未曾沾得一缕纱。凡所施设,一切事务,如寿祖云:“修习空花万行,宴坐水月道场,降伏镜里魔军,大做梦中佛事。”余或未及者,须由功业励行为本修因;若不降心而取证者,无有是处。”

 

五、         关于“无修”

 

“无修”的说法,主要是破除着相而修、离心而修之邪执,而并不是主张放任自流,信马由缰。黄檗禅师的禅学思想是极力主张要真修实证的,《大正藏》之《宛陵录》载:

“师一日上堂。开示大众云:

预前若打不彻。猎月三十夜到来。管取尔热乱。有般外道才见人说做工夫。他便冷笑。犹有遮个在。我且问尔。忽然临命终时。尔将何抵敌生死。尔且思量看。却有个道理。那得天生弥勒自然释迦。

有一般闲神野鬼。才见人有些少病。便与他人说。尔只放下著。及至他有病。又却理会不下。手忙脚乱。争柰尔肉如利刀碎割做。主宰不得。万般事须是闲时办得下。忙时得用。多少省力。休待临渴掘井。做手脚不办。遮场狼藉。如何回避前路黑暗。信采胡钻乱撞。苦哉苦哉。平日只学口头三昧。说禅说道。喝佛骂祖。到遮里都用不著。平日只管瞒人。争知道今日自瞒了也。阿鼻地狱中决定放尔不得。而今末法将沈。全仗有力量。兄弟家。负荷续佛慧命莫令断绝。今时才有一个半个行脚。只去观山观景。不知光阴能有几何。一息不回便是来生。未知甚么头面。

呜呼。劝尔兄弟家。趁色力康健时。讨取个分晓处。不被人瞒底一段大事。遮些关棙子。甚是容易。自是尔不肯去下。死志做工夫。只管道难了又难好。教尔知那得树上自生底木杓。尔也须自去做个转变始得。若是个丈夫汉。看个公案。僧问赵州。狗子还有佛性也无。州云无。但去二六时中看个无字。昼参夜参行住坐卧。著衣吃饭处。阿屎放尿处。心心相顾。猛著精彩。守个无字。日久月深打成一片。忽然心花顿发。悟佛祖之机。便不被天下老和尚舌头瞒。便会开大口。达摩西来无风起浪。世尊拈花一场败缺。到这里说甚么阎罗老子千圣尚不柰尔何。不信道。直有遮般奇特。为甚如此。事怕有心人
    颂曰。尘劳回脱事非常。紧把
绳头做一场。不是一翻寒彻骨。争得梅花扑鼻香。”

 

六、         关于“无为”

 

无为并不是无所事事,也不是否定传统的礼佛念诵等等修为,个中的关键就是要贯彻《金刚经》所说的“以无我相,无人相,无众生相,无寿者相而行一切善法,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”这一精神。《宛陵录》中有这样一个公案,很能说明这个问题。

师(黄檗禅师)在盐官会里,大中帝为沙弥。师于佛殿上礼佛,沙弥云:“不著佛求,不著法求,不著众求,长老礼拜,当何所求?”师云:“不著佛求,不著法求,不著众求,常礼如是事。”沙弥云:“用礼何为?”师便掌。沙弥云:“太粗生!”师云:“者(这)里是什么所在?说粗说细!”随后又掌。沙弥便走。

很显然,黄檗禅师认为,无为与礼佛是圆融一体的,毫无妨碍的。当前有些人,整日只会玩“口头三昧”而毫无实修,既不研读经教,也不习定念佛,更无在自心起般若观照,对治习气上真实用功,且还以“绝学无为”自居,这是自欺欺人。

有人认为黄檗禅师主张“无为”,那么就不用研读经教,经教是“闲家具”这也是一种错解,从《传心法要》的正文看,其说法内容不少都与《楞严经》有关,就可知黄檗禅师对《楞严经》的研学颇深。而且,关于黄檗禅师读经还有一个公案:

临济禅师开悟后,一次外出参学,在半夏时回山,看见黄檗禅师看经,一开始还说:“我把你当成一个人,原来是一个拈黑豆的老和尚。”住几日就辞别,黄檗说:“破夏来,何不终夏去?”临济说:“我是临时来礼拜和尚的;”黄檗便打,将临济赶走。临济走了数里路后,觉得自己不对,却回终夏。“拈黑豆”喻读经,指临济对黄檗看经的不满。临济却回终夏,说明大悟的人,“无为”与研读经教并不矛盾,将“无为”作为轻经慢教的理由,更是一种过失。

关于“六度万行”,黄檗禅师说“悟在於心,非关六度万行。六度万行尽是化门接物度生边事,设使菩提如实际解脱法身,直至十地,四果圣位,尽是度门,非关佛心,心即是佛,所以一切诸度门中佛心第一。”须知,此段开示也是一期方便之应病与药,绝非教学人将自私自利而不修“六度万行”错解为“无为”、“无事闲人”。

黄檗禅师在悟道前,到天台山,路遇一僧,与之说笑,似曾相识,便与同行,到了—溪水边,值河水暴涨,师用拐杖柱地而立。其僧催师渡水,师曰:。请兄先渡!。那僧用斗笠放在水面上,如履平地而过,回头说:“速渡!速渡!”师云:“咄!这个自了汉,吾早知,当斫汝腰。”其僧叹曰:“真大乘法器矣!我所不及。”

这个公案说明黄檗禅师认为要人做个大乘菩萨,不仅要自度,且要度人。黄檗禅师开悟后,建立道场,说法度众等等事迹,也可以说黄檗禅师至死都在认真践行“六度万行”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